• <tr id='NcnB8H'><strong id='NcnB8H'></strong><small id='NcnB8H'></small><button id='NcnB8H'></button><li id='NcnB8H'><noscript id='NcnB8H'><big id='NcnB8H'></big><dt id='NcnB8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cnB8H'><option id='NcnB8H'><table id='NcnB8H'><blockquote id='NcnB8H'><tbody id='NcnB8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cnB8H'></u><kbd id='NcnB8H'><kbd id='NcnB8H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cnB8H'><strong id='NcnB8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cnB8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cnB8H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cnB8H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cnB8H'><em id='NcnB8H'></em><td id='NcnB8H'><div id='NcnB8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cnB8H'><big id='NcnB8H'><big id='NcnB8H'></big><legend id='NcnB8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cnB8H'><div id='NcnB8H'><ins id='NcnB8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cnB8H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cnB8H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cnB8H'><q id='NcnB8H'><noscript id='NcnB8H'></noscript><dt id='NcnB8H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cnB8H'><i id='NcnB8H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熱點資訊 > 綜合要聞

                2020丨五胡十六國時期後趙為何會走向強大?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4-14 14:29:44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字體大小: 分享至:

                本期提要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0年,趙王石勒下令“清定五品”,不久“復續定九品”,率先在少數民族政權中恢復魏晉以來的九品官人之法,正式承認了漢族士族的選舉和免役特權。作為內遷邊疆民族較早建立的政權之一,後趙在石勒統治期間,順應歷史潮流,主動融入華夏歷史文明,全面采用漢晉制度和文化,為後來的少數民族政權提供了寶貴經驗和有效示範,積極推動了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發展進程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0年,也就是羯人在中原建立後趙政權翌年,趙王石勒下令“清定五品”,不久“復續定九品”,率先在少數民族政權中恢復魏晉以來的九品官人之法,正式承認了漢族士族的選舉和免役特權。在民族矛盾、階級矛盾以及統治階級內部矛盾異常激烈的十六國早期,石勒的這一舉措,對於推動邊疆民族的華夏化進程,促進邊疆民族與中原漢族統治者間的深度融合,具有不可忽視的示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親晉胡王”銅印,西晉頒發給北方少數民族首領的印章。


                石勒(公元273—333年),字世龍,上黨武鄉(今山西榆社縣)羯族人,父祖皆為羯人部落的小首領。羯族是西域胡和其他胡族構成的民族共同體,來源較為復雜,故史書也稱其為“雜胡”。自東漢起,羯人隨南匈奴內徙,開始與並州漢人雜處。到西晉時期,羯人勢力衰微,基本被政府納入編戶系統,部落組織名存實亡。石勒雖出身部落小率之家,甚至還代理過小率,但地位與一般羯人無別。他幼時當過小販,後來又給地主做過田客(或說為奴)。晉太安年間(公元302—303年),並州饑亂,石勒與族人逃亡,饑寒交迫之余,時刻擔心被官府抓捕販賣。石勒受人幫助,僥幸躲過幾個難關。不過,他終於還是未能擺脫慘遭販賣的命運。此時恰逢並州刺史司馬騰為給軍隊換取軍資,大肆掠賣胡人。石勒也在被掠之列。他沿途饑病交加,備受毆辱,終被賣至茌平(今山東茌平),成為大地主師懽的奴隸。青少年時期的石勒,與眾多內遷邊疆族人一樣,可謂飽嘗西晉統治者的壓迫之苦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年的這段悲慘遭遇,直接導致石勒走上武裝反晉之路。他被販賣至茌平後不久,就憑借個人武力膽識,與人結為“群盜”,號稱“十八騎”。隨後加入茌平牧場主汲桑領導的義軍,“劫掠郡縣系囚,又招山澤亡命”。汲桑戰死後(公元307年),石勒收納部分烏桓、雜胡人,率眾投奔已在山西離石建立“漢”政權的匈奴人劉淵。在漢劉淵的旗幟下,石勒註意招納各族流人,擴充實力,逐漸成為重要的反晉力量。他於永嘉五年(公元311年),消滅王衍率領的晉軍主力,殘害晉室將士和王公士庶共達二十余萬人。石勒出於仇恨,親手制造的這一駭人聽聞的大屠殺,給西晉政權的打擊是致命的。西晉自此基本喪失在中原地區維持統治的能力。到了公元312年,石勒聽取漢族謀士張賓的建議,改變以往流動作戰的策略,占取襄國(今河北邢臺)為根據地,圖謀發展。經過辛苦經營,艱難奮戰,他逐步兼並幽、並、青州的其他割據勢力,成為華北地區實際上的統治者。公元319年,匈奴劉氏集團內亂,石勒正式樹起旗幟,建立後趙政權。公元329年,石勒消滅割據關中的前趙劉曜,統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區。公元330年,改稱皇帝。

                後趙太祖石虎建武四年(338年)造像,是現存最早的有明確紀年可考的中國佛教造像。


                石勒的成長壯大之路,是頗為艱辛的。十六國時期的其他胡族君主,大都是憑借自己部落酋豪的身份,依靠本部族的力量,入主中原建立政權。石勒出身寒微,沒有強大的部族力量可資依恃。石勒之所以能在短短十數年間,由奴隸而自樹旗幟,並最終稱帝北方,除了個人傑出的軍事政治才能,還有兩個因素,頗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是註意吸收各族優秀人才,納為己用。最顯著的例子是永嘉二年(公元308年),石勒攻陷冀州郡縣塢壁百余處,得眾十余萬,集結“衣冠人物”為“君子營”。由此形成了以張賓(晉中山太守張瑤之子)為謀主,以刁膺、張敬、夔安、孔萇、支雄、呼延莫、王陽、桃豹、逮明、吳豫等人為骨幹的統治集團。這一統治集團,既有羯人,也有其他胡族人,還有漢族人,實際上是個多民族聯合體。

                二是認同華夏歷史傳統,積極效法漢晉制度。這種文化心態和制度取向,所起的作用更為關鍵,影響也更為深遠。

                石勒在襄國樹立旗幟時,並沒有從羯族的歷史傳統中尋找政權標識,而是因其統治中心本為春秋戰國時期趙國故地,故而以“趙”為國號。國號是政權文化屬性的象征,很顯然,石勒及羯族統治者在文化心態上是認同華夏歷史傳統的。他們自認為後趙是不折不扣的中原政權或華夏政權。所以當消滅前趙劉曜,占據北方大部分地區之後,後趙擬定自己政權的德運,即“以趙承金為水德”。承金,就是承晉。也就是說,石勒認為上接周秦漢晉的合法政權是後趙,而非偏安南方的東晉。這完全是以華夏正統自居。

                後趙“石安韓醜”磚。“石安”即今陜西鹹陽,石勒曾改鹹陽為石安縣。“韓醜”是造磚人的名字。
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石勒與羯族統治者很重視學習中原文化。石勒雖不識字,卻經常命儒生讀史書給他聽,旨在汲取古代帝王的治國經驗。為提高羯族素質,石勒先是設立太學,專門揀選人才來培養將佐子弟。後來又設立宣文、宣教、崇儒、崇訓等十余小學,教育羯族王公大臣子弟。為宣傳和普及儒家思想,石勒還親臨大小學,考查學生對儒家經典的掌握程度。這些措施,進一步深化了羯族人民對華夏文化的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與文化認同相一致,後趙的政治制度基本采用漢晉舊制。在官僚機構方面,不論中樞組織,還是軍事、地方組織,均沿襲魏晉官制。在選官制度上,推行九品中正制和察舉、薦舉之法。在經濟制度上,效法西晉,推行戶調制,“戶貲二匹,租二斛”。在統治模式上,後趙雖然實行胡漢分治,專門設立單於庭來統領部落民族事務,以確保統治民族的優勢地位。但石勒稱皇帝後,“單於庭”是其下設機構,受皇帝的完全支配。皇帝作為國家統治者,享有絕對權力。這其實是秦漢以來的華夏傳統。

                後趙“豐貨”錢,石勒所鑄行的錢幣。


               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,在具體的政治措施上,石勒準確領會了儒家施政的基本精神,比較重視人民疾苦,也能克制個人奢欲。立國之初,為盡快恢復農業生產,石勒“遣使循行州郡,勸課農桑”。在消滅北方割據勢力段匹磾後,立即遣散流民三萬余戶,復其本業,並設置地方官予以安撫。這些措施對穩定社會秩序發揮了積極作用。再有就是石勒在執政期間,較為註意節儉用度。他晚年想在鄴城營建新宮,大臣上書切諫,石勒盡管心裏很不舒服,但還是下令停建,並感嘆道:“為人君不得自專如是!”及至臨死,他還留下遺詔,要求葬禮從儉。

                正是因為石勒認同華夏歷史傳統,並且主動效法,身體力行,後趙才能消滅眾多割據政權,實現西晉滅亡後北方大部分地區的統一。而這種成功反過來又證實了華夏歷史文明的強大生命力。它表明在十六國時期,內遷邊疆民族的華夏化是歷史的大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內遷邊疆民族較早建立的政權之一,後趙在石勒統治期間,順應歷史潮流,主動融入華夏歷史文明,全面采用漢晉制度和文化,為後來的少數民族政權提供了寶貴經驗和有效示範,積極推動了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發展進程。這一歷史貢獻,是很值得我們肯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(本欄目總撰稿為蔔憲群,本期作者為山東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連雯)

                大事記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0年

                晉太興三年,前趙光初三年,前涼張茂建興八年,後趙二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前趙劉曜立太學,選千五百人為子弟,擇儒臣以教之。

                後趙石勒定選舉制。石勒使張賓定選舉五品制,後又改為九品制。命公卿及州郡歲舉秀才、至孝、廉清、賢良、直言、武勇各一人。石勒立國,粗有綱紀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2年

                晉永昌元年,前趙光初五年,前涼建興十年,後趙四年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敦舉兵反,進據石頭城。晉大將軍王敦以除君側之惡為名,在武昌(今湖北鄂城)舉兵,反叛朝廷,沈充在吳興(今浙江西部湖州一帶)起兵響應。晉元帝大怒,親率六軍攻王敦。元帝以王導為討王敦前鋒大都督,遣王廙往諭王敦收兵。敦不從並留廙,進軍石頭城(今江蘇南京,為建康之衛城)。時守將周劄見敦兵至,開城門迎之。王敦又敗刁協、劉隗。王敦擁兵不朝,放士卒劫掠。元帝令公卿百官詣石頭見敦,以敦為丞相、都督中外諸軍、錄尚書事、江州牧,封武昌公,敦並讓不受。四月,王敦還武昌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4年

                晉太寧二年,前趙光初七年,前涼張駿建興十二年,後趙六年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敦再反朝廷,晉明帝討平之。

                後趙核定戶籍。後趙以霍浩為勸課大夫,巡行州郡,核定戶籍,勸課農桑。農桑好者,賜爵五大夫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元329年

                晉鹹和四年,前趙光初十二年,前涼建興十七年,後趙太和二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氐、羌歸降後趙。氐王蒲洪、羌酋姚弋仲歸降後趙,石虎遷氐、羌十五萬落於司(今河南洛陽西、山西西南、陜西東南等地)、冀(今河北中部一帶)二州。

                編輯人員:陳浩文